别让婚介服务继续"野蛮生长"

别让婚介服务继续

目前,随着大龄单身青年增多,依靠婚介服务机构寻觅到合适伴侣,已成为很多人的选择(www.way1.cn)。尤其是近些年婚介行业借力互联网,更是焕发出活力。但与之相伴的,是婚介市场的种种乱象:收费没有统一标准、行业标准落地无声、政府部门监管乏力、缺乏明确法律规定……这些都造成征婚者屡屡上当受骗,投诉无门,维权困难(7月11日《法制日报》)。

尽管中消协表示,消协方面接到的有关婚介中介的投诉微乎其微,却改变不了婚介服务乱象丛生的现实。从目前婚介市场的管理来看,婚介服务被定位为当事人双方的民事法律行为,主要依赖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障法来调整征婚者与婚介公司之间的婚介服务合同纠纷,这就使得征婚者的法律救济途径只有打官司这一条路。尽管媒体曾报道“‘钻石王老五’花700万征婚未果,婚介所被判返还400万”等相关案例,但打官司不仅需要投入较多的精力,还有可能会闹得满城风雨,而且,婚介服务标准认定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因而,不少人在婚介服务中权益受损后,自认倒霉地选择了沉默。

这种单一化的管理模式带来的空白,需要行政监管介入来进行有效填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提出要“依法整顿婚介服务市场,严厉打击婚托、婚骗等违法婚介行为”,这就为行政监管介入婚介市场提供了目标。但是要依法整顿婚介服务市场,首先就应明确责任主体。参照房产中介由住房城乡建设部门监管的模式,婚介行业应由民政部门予以监管。目前,民政部网站公布的民政部对婚姻服务机构管理工作的职责仅是“指导”,但是上海市婚姻介绍机构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民政部门是“婚姻介绍机构的行政主管部门”,成都市婚姻介绍机构管理办法则规定“民政部门负责对婚姻介绍机构实施监督管理,工商、税务、价格、公安等部门应按各自职责,配合民政部门搞好婚姻介绍机构的管理”。

可见,无论是业务指导也好,监督管理也罢,民政部门都有责任加强对婚介行业的管理,而不能任由其“野蛮生长”。国家标准委和全国婚庆婚介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制定实施的《婚姻介绍服务》国家标准,虽然实施七年多了,但在实际操作中并未得到落实,主要原因在于行业标准仅具有指导性,不具有强制约束力,也无法产生震慑力,这需要民政部门制定相应的行政规章、履行行政监管职责才能实现,婚介乱收费、服务合同不规范等问题也才有可能得到有效治理。

当然,行业内部自律也是必不可少的。民政部门有必要指导建立婚介行业协会并健全相应规章,充分发挥婚介行业协会的作用,运用行业规范对不规范的婚介机构实行惩戒,实现内部净化。

主营产品:套丝机,压槽机,切管机,剪板机,卷圆机,吊轨车,撬棍,翻轨器,起拨道机等等